内容由38电影网提供:
拉娜·德雷(打雷姐)的新专辑《Lust For Life》7月21日正式发行,时光网洛杉矶记者为你送上这张充满了怀旧情绪和恋爱经历的专辑的独家乐评。
                        
 
   Lana Del Ray的新专辑《Lust For Life》好吗?事实上我也说不清楚,但她的音乐体现了当下音乐的一种潮流:快节奏、充满自省、歌词直白。我们真的很难在老式的歌曲创作和千禧一代充满自恋情绪的歌曲创作之间找到明确的界限。她的专辑表明:现在仍然有一些年轻人对逝去的青春充满怀念的情绪,并天真的将暂时的调情误认为“真爱”。
 
毫不避讳地说,我不知道是她没有意识到,还是故意为之,这张专辑偶尔让我感觉很幼稚,甚至难以忍受。在发行了五张专辑之后,Del Ray已经成为了一股力量,她对于这个很不理想的创作环境是一个重要且有力的声音:歌手们经常得向制作人妥协。放在这样的语境下,《Lust For Life》对很多人来说是很特别的,也许是重要的,这张专辑给了她的铁杆粉丝们的生活提供了浪漫的感伤机会,但这对新听众缺乏吸引力,尤其是那些年长一些的听众,或者说对她没那么忠诚的听众。
 
  《Lust For Life》在它的第一首歌曲《Love》中融入了midtempo groove(中速槽),并且没有一点点让步—在纯粹的音乐审美层面上,这让它听起来有点乏力:因为歌词似乎没有达到音乐所需要的情感深度。这表面上看,这首歌有点自说自话,假装谈论的是爱但事实上想的是如何“脱光你的衣服”。她可能是想对我们集体记忆文化做一个评论,或者仅仅是对打雷姐影响力的一次致敬。新专辑致敬了很多音乐人,如海滩男孩、伊基·波普、the Shangri-Las、艾尔顿·约翰和披头士等等,但他们之间的碰撞毫无意义。这音乐到底想要表达什么?我希望我能知道,但我怀疑根本没有—但她就这么做了,或许是想增加人们对她歌曲肤浅的抒情性和令人沮丧的歌词的解读兴趣。
 
  即使是请到了The Weeknd伴奏,《Lust For Life》也让人感觉充满了没有意义的废话,就像是电影中的青少年们不脱衣服就跳进泳池游泳一样让人难受。据说《We dance on the ‘H’ of the Hollywood sign》、《13 Beaches》的灵感分别来源于打雷姐躲避狗仔的经历和逝去的爱,最后变成了苦忧参半的颂歌。
 
  但她的苦涩和浪漫主义的掺杂显得特别做作,而不是一种坦白:“Can I let go, and let your memory dance/ in the ballroom of my mind/ across the county line.”这种烂俗的歌词的意义并不大。还加入了许多以前的经典歌曲的致敬元素,比如《Cherry》里引用了“rosemary and thyme”—打雷姐并没有给引用赋予新的含义,更别说什么感情了。
 
  
 
这次专辑中的歌曲是如此的电影化,以至于人们很容易联想到画面,在《White Mustang》这首歌中,她添加了了赛车的声音。也许这首歌适合于那些沉浸在流行文化中,并且只想在肾上腺素层面了解它的消费者:他们会调情,能唤起所谓的她关于前任们的回忆,这就足够了。
 
  将陷阱音乐(一种以具有侵略性的歌词和声音著称的音乐类型)融入到她冲击强烈的旋律当中,对她来说也是老配方了而且也没有进步。多亏有Boi-1da 和Metro Boomin这样的制作人,以及Rocky 和 Playboi Carti写在《Summer Bummer》这首歌里的旋律,为街头的音乐播放器提供了一首可以放的歌曲。《Groupie Love》和《Coachella – Woodstock In My Mind》算是值得令人回味的歌曲,旋律也算动人—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出现在电视广告或者电影中。
 
  和以前的问题一样,新歌里有些歌词像童谣一样简单幼稚。《In My Feelings》这首歌的灵感来源于他和说唱歌手G-Eazy的恋情,《another loser》则表达了对逝去恋情的恸哭,这首歌里的假声运用得也不是很成功,因为没有表达什么有实质意义的内容。
 
  《When The World Was At War We Kept Dancing》的歌名暗示了一个虚无主义者想要逃避当前政治和社会事件带来的沉重负担的心理,她在这首歌的歌词里用“男孩们”(boys)和玩具们(toys)来和“女孩们”(girls)来进行押韵并不妥当。《Beautiful People, Beautiful Problems》让人感觉严重脱离现实。
 
《Tomorrow Never Came》里则是一首灾难性的混搭,这些混搭没有什么效果—里面有披头士的《Something》、艾尔顿·约翰的《tiny dancer》,而在《Heroin》中,打雷姐则致敬了Motley Crue、Charles Manson、heroin和 Topanga Canyon等乐队,这首歌中“毒品”一词并没有被赋予更深刻的隐喻意义。而在歌曲《Change》中,她宣称她在尝试“honest, capable/ of holding you in my arms without letting you fall”(坦白说,我在努力把你抱在怀里,不让你坠落),仿佛这种自我发现不是一种自我麻痹而是一项伟大的发现。
 
  《Get Free》 是专辑的总结性点题作品,表达了对生活的渴望,同时也表达了更加积极地面对这个世界的心态。(“I had to decide/ to play someone’s game or live my own life”)之后,歌曲的节奏变得轻快,但最终,伴唱的歌词“shut up, shut up”暗示了她的自我意识。
 
  这张专辑的真正主题到底是什么?打雷姐觉得她是唯一一个要面对这个复杂的世界的人吗?还是说她坠入了爱河?或者对于她30岁的一个思考?我能理解这种怀旧情绪,和大多数过分怀旧的人一样:她希望用怀旧情绪来肤浅地证明她是一个浪漫的人,就这个层面来说,里面这几首怀旧的歌的功能跟翻中学同学录和几年前在社交平台(Facebook QQ空间)发布的动态一样廉价,而且后者记录的青春真实多了。对于任何一个想要继续前进的人来说,他们嘴上说着想要再来一次曾经那些愚蠢的经历,但心里却不是真的想。